【诗词原文】

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

李白
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。

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

长风万里送雁,对此可以酣高楼。

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。

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揽明月。

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销愁愁更愁。

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

【题解】

大约是天宝十二载(753)的秋天,李白客居宣州不久,他的一位故人李云行至此,李白陪他登楼,设宴送行,作此诗。宣州,州治在今安徽宣城市,属皖南地区。这里有一处古迹,称谢朓楼,又称北楼、谢公楼,是南齐诗人谢朓任宣城太守时所建。李白曾多次登临,并写过一首《秋登宣城谢朓北楼》。李白要送行的李云,是当时著名的古文家,任秘书省校书郎,负责校雠图书。李白称他为叔,但并非族亲关系。李云又名李华,天宝十一载任监察御史。据考证,这首诗的题目又作《陪侍御叔华登楼歌》。

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-原文句解诗意赏析-李白诗词

【句解】

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。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

诗人与在朝中任职的故人相见,少不了谈谈个人往事与近况,议论一下时政。此时的他,骚动不安的心绪一触即发,发而不可抑止。因此,诗一开头就平地突起波澜,宣泄郁积已久的强烈精神苦闷:弃我而去的昨天呵,已不可挽留;扰乱我心的今天呵,太多烦忧。

李白自从天宝三载(744)离开唐玄宗后,又开始了漫游生活,直到天宝十四载(755)安史之乱爆发。他游历山水,结交人物,求仙访道,纵情诗酒,过着看上去很闲适的生活,其实内心是很苦闷的,因为他在政治上找不到出路。现在,李白的理想和性格依旧,但已年过半百。他看到了唐朝的危机,“君失臣兮龙为鱼,权归臣兮鼠变虎”,皇帝重用的人,正是后来历史上所说的一些奸臣。安史之乱正在酝酿中。因此,弃诗人而去的,不仅是过去的岁月,也包括曾经的得意生活,还有欣欣向荣、带给人们无限希望的开元盛世那样的局面。同样,让诗人烦忧的,不仅是当前个人状态,还指渐趋衰乱、暗伏危机的时局。诗人既感到“功业莫从就,岁光屡奔迫”,又觉得怀才不遇,报国无门,还表示了对现实的不满与担忧。

我们还应理解,像李白这样的天才诗人,内心应该是极其复杂的。他是诗人,是游侠,是酒仙,一会儿想做策士,一会儿又想当隐士。龚自珍曾说:“儒、侠、仙实三,不可以合,合之以为气,又自白始也。”

长风万里送秋雁,对此可以酣高楼

李白与朋友抚今思昔,不胜感慨,然而很多话也只是点到为止,牢骚苦闷也不可能没完没了,所以诗人笔锋一转,就眼前景说眼前事。他凭风而立,只见天高地远,浩浩长风,不远万里,送秋雁南飞。心胸不由开阔了许多,不由激起一醉方休的兴致。于是说道:面对这样的景致,我们正可以在高楼上开怀畅饮。

这两句从极端苦闷转到开朗壮阔、自由驰骋的境界,使人感到一种心、境契合的舒畅。

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间小谢又清发

李白和李云,一个是诗坛巨星,一个是文章大家,两人饮酒谈心,免不了谈诗论文。他们谈到汉代文章,评论建安风骨,中间还称道谢朓,说他的诗清新自然。

“蓬莱”是海中仙山,传说仙府典籍秘录均藏于此。东汉中央校书处东观藏书极多,当时学者称东观为道家蓬莱山。这里是用“蓬莱文章”代指汉代的文章。“建安”,东汉末献帝的年号。当时曹操三父子和孔融、王粲等“七子”,在诗歌创作上开创了一个相当繁荣的局面,后世称为“建安时期”。其诗歌具有悲歌慷慨和刚健清新的特点,后世称为“建安风骨”。小谢,即谢朓。谢朓(464~499)和谢灵运(385~433)同族,都以山水诗见长,世称“二谢”,唐代时称谢灵运为大谢,谢朓为小谢。

有人认为,这两句诗是李白借以自许,如唐汝询《唐诗解》说:“子(李云)校书蓬莱宫,文有建安骨;我(李白)若小谢,亦清发多奇。”

李白主张诗要自然天成,说: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”对六朝文学,他批评道:“自从建安来,绮丽不足珍。”他反对的是那种绮丽浮艳的文风,对一些诗人还是比较推重的,尤其是谢朓。谢朓的诗清新隽永,遣词自然,音韵和谐,如李白所说,具有“清发”的特点,也就是清新秀发;秀发就是草木欣欣向荣的样子。杜甫说“谢朓每诗篇堪诵”,一些名句如:“大江流日夜,客心悲未央”;“余霞散成绮,澄江静如练”;“天际识归舟,云中辨江树”;“朔风吹飞雨,萧条江上来”;“鱼戏新荷动,鸟散余花落”;等等。谢朓在当世就享有盛名,萧衍说:“三日不读谢诗,便觉口臭。”谢朓曾出任宣城太守,其流传至今的诗歌,大多是宣城时期流传下来的,所以后人又称谢朓为“谢宣城”。李白在宣城期间,经常游赏谢朓旧迹,并挥毫抒怀,如“谁念北楼上,临风怀谢公”,“我吟谢朓诗上语,朔风飒飒吹飞雨”,等等。李白诗中引用、点化其诗多达十余处。所以清人王士稹在《论诗绝句》中说,李白“一生低首谢宣城”。

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揽明月

李白临风把酒,纵论古今,酒酣兴发,飘然欲飞。他说:我们都满怀豪情逸兴,雄心飞扬,直想飞上青天,去摘下那一轮明月。

面对的是秋空晴昼,想到的却是登天揽月,足见其豪放飘逸之情。“揽”,极度夸张而又显得轻巧自如。不知诗人上天揽月是否有所寄托,但青天、明月给人的感觉无疑是明净、皎洁的,不应有黑暗与污浊;是广阔无边、自由自在的,不应有喧嚣与纷扰,因此,可以见出诗人对朗朗乾坤、对理想自由境界的向往追求。

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销愁愁更愁

诗人刚才还忘乎所以,现实中的污浊仿佛一扫而光,心头的烦忧也都抛向九霄云外。然而,当这种昂扬情绪达到最高潮后,诗人仿佛一下子从天上掉到地上,从翘首仰望变成低眉垂眼,情绪一落千丈。他尽可以在幻想中遨游驰骋,但又怎能摆脱现实的纷扰。理想与现实的矛盾,使他的精神如此苦闷。他想要排遣,却怎么都难以解脱。就像抽刀去斩流水,水不但没有被斩断,反而流得更急;想要举杯喝酒,一醉解千愁,但只是激起更多的忧愁。

这两句不仅自然生动,具有生活气息,而且富于哲学的思辨意味。

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

此时,诗人不再意气高扬,话语滔滔,他似乎陷入沉默与思考,发出了长长的叹息:人生在世,是这样的不称心如意,不如明天就披散了头发,乘一叶小舟去泛游江湖。李白一心要“济苍生”,“安社稷”,他所最“不称意”的,乃是报国无门,壮志难酬。

古时男子束发,读书人还要戴一种专用帽子,称为“头巾”。“散发”,就是披散头发,表示闲适自在,意指不想做官而去过隐逸生活。找不到出路,就寄情山水,寻求精神解脱,这是古代知识分子失意时最常见的想法和做法。不过,李白并非真的要无所作为。他晚年流放归来,在六十一岁时仍壮心不已,请缨杀敌,只是因病而半道返回。因此,这两句实为无奈忧愤之语。

【评解】

宋人评论李白和杜甫的诗说:“杜诗思苦而语奇,李诗思疾而语豪。”这首诗几乎每一句都是流传千古的名句。诗歌的跳跃性也是极强的,往往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在开阖动荡中坦露变幻无常的感情活动。贯穿在这些飞跃之中的,不是生活的逻辑,而是情感的踪迹。诗虽极写烦忧苦闷,却并不阴郁低沉。只有像李白那样,既有阔大的胸襟抱负、豪放坦率的性格,又有高度驾驭语言的能力,才能达到豪放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境界。

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-原文句解诗意赏析-李白诗词

【诗人名片】

李白简介

李白的诗,传诵千古。他的家世和出生地,还是一个谜。

现在一般认为,李白生于唐长安元年(701),卒于宝应元年(762)。关于他的出生地,一说生于蜀中(今四川江油市青莲乡);一说生于中亚碎叶(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)。尽管尚有争论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从五岁到二十五岁期间,一直生活在蜀中。说他的故乡是四川,是没有问题的。

李白的父亲没有做过官,可能是一个富商。李白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。他说:“五岁诵六甲,十岁观百家。”“六甲”是计算年月日的六十甲子,也用于小孩识字。“百家”是诸子百家的各类杂书。从李白诗文中所引词章典故来看,他读的书的确是很多的。

在读书之外,李白还学习剑术,大概水平还不错。他的一位朋友魏万曾说他“少任侠,手刃数人”。后来漫游时,李白可能常常佩剑在身,同为“饮中八仙”之一的崔宗之就说他“袖有匕首剑”。

大约十八岁时,李白在家乡附近的大匡山,跟随一位名叫赵蕤的隐士读书学习。赵著有《长短经》一书,主要论述王霸之道,研究帝王统治之术。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,李白与山林禽鸟相亲,没有下山进过城,后来他时而想过问政治,时而想隐退,多少受过赵蕤的影响。

二十岁时,李白出游成都,上过峨眉山、青城山,到过川东一带。巴山蜀水是他终生的记忆和财富,给了他创作的激情和灵感;故乡的月亮同样让他念念不忘。这些都是他诗歌中很重要的意象。

李白的整个青年时期,正是唐王朝的全盛期,即历史上所说的“开元盛世”。李白一生,对政治是有很大热情的,但他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走科举的道路,而是采取了另外一种也很时兴的方式,即漫游、干谒。在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的同时,广泛结交朋友,拜访公卿名士,以提高声望,求得仕进。

大约在二十五岁那年,李白离开蜀地,开始了漫游生活。从此,他再也没有回到家乡。此后,但凡提到蜀地,他都有一种浓烈的故乡情怀。到了晚年,他更是思念不已,就像他在《宣城见杜鹃花》中所流露的:“蜀国曾闻子规鸟,宣城还见杜鹃花。一叫一回肠一断,三三月忆三巴。”

李白由水路经巴渝,出三峡,游历了今湖北、湖南一带楚国故地。而后继续东游,到达今江苏南京、扬州,浙江绍兴等地。他一路游览山川奇景,写了不少好诗,大多自然清新,如童稚般脱俗与率真,可见其心怀之清朗,情感之澄明。这一时期,吴越民歌的风韵,给了他新的创作营养。

初次远游的李白,意气风发,广事交游,轻财好施,他后来说:“曩昔东游维扬,不逾一年,散金三十万,有落魄公子,悉皆济之。”

开元十五年(727),二十七岁的李白东游归来,至湖北安陆,入赘许府,妻子是唐高宗时的宰相许圉师的孙女。李白在这里住了大约十年。这一时期,他在《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》中,表达了自己的政治抱负与人生愿望:“申管晏之谈,谋帝王之术,奋其智能,愿为辅弼,使寰区大定,海县清一。事君之道成,荣亲之义毕,然后与陶朱(范蠡)、留侯(张良)浮五湖,戏沧洲。”

开元十八年(730),李白初入长安,寄居在城外的终南山中,想走一条由布衣而至卿相的“终南捷径”。他奔走于王公贵人之门,希望得到引荐,却四处碰壁。因交友不慎,他曾和一批市井少年浪游于长安。最后,李白不得不怏怏而去,沿黄河东下,先后漫游了洛阳、太原等地。

李白在安陆呆的日子并不很多,他常常以诗酒会友,在游襄阳(今湖北襄樊)时,结识了隐居在鹿门山中的孟浩然。更多时候,他四处游历,结交官员名流,时而上书自荐,时而赠诗抒怀,时而面见陈情,通过种种努力来展示自己的才情和政治抱负,但这一切的努力都没见效。这一时期的生活,李白自称为“酒隐安陆,蹉跎十年”,颇为恰当地概括了他的心境和处境。

十年漫游,李白感到了从政的艰难,体会到人生道路的坎坷。他写下了很多重要的作品,其中乐府歌行呈现出江潮汹涌之势。在很多诗篇中,他显得有些焦灼和烦闷,在对理想的憧憬中,伴有不安和茫然;在自信进取的豪情中,鼓荡着不平之气。

大概在三十七八岁时,不知由于什么原因,李白将家迁往山东。最常住的地方可能是任城(今山东济宁)。由于许氏夫人病逝,李白在这里与一位姓刘的妇人结了婚,后来又离异。在山东之初,他常与孔巢父等人相会于徂徕山,纵酒吟诗,人称“竹溪六逸”。

李白曾自述“我家寄东鲁”,寄了大约二十年。但他本人呆的时间不多,他是闲不住的,仍然到处去游历;所到之处,形诸吟咏,诗名远播。

天宝元年(742),玄宗皇帝下诏,命李白入京。李白时年四十二岁,初闻征召,喜出望外,他在《南陵别儿童入京》中说: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!”

在朝中任职的名士贺知章一见到他,就说其诗“可以泣鬼神”;又读其《蜀道难》,呼为“谪仙人”。李白声名更是大振。当时玄宗对他也颇欣赏,召见于金銮殿,命待诏翰林。

李白风光了一阵子,自己也颇以为荣,他以为施展才能的机会来了。但他很快发现,所谓待诏翰林,实际上就是做个以文学词章而备顾问的侍从,一个皇帝的高级清客而已。玄宗只是让他侍宴陪酒,写些应酬歌颂文章,并没有重用他的意思。这与他的理想可谓大相径庭,于是渐渐流露出失望和厌倦情绪。他常和贺知章等人狂放纵酒,号称“饮中八仙”。后来杜甫曾这样说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。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。大概因为恃才傲物,李白得罪了一些权贵,遭到排挤和非议,渐渐被皇帝疏远。

李白自知不为朝廷所容,就在天宝三载(743)春,上书请求“还山”,玄宗以其“非廊庙器”,赐了些钱,把他打发走了。李白临行前后,赋诗多首,或怨愤不已,或恻怆难平;虽有诀别之辞,也有恋朝之情,其痛苦远甚于初入长安离京之时。

在长安呆了两年,李白置身于社会的最高层,经历了由大喜而大悲的重大转折,这不能不对他的心境与诗风产生重大影响。他先前作品中的亮色调已经有所减淡,开始变得郁怒,显得更为沉厚。他对现实的观察,虽不能说已深刻,但至少已有些厚重与苍劲。这一切预示了在以后的十年中,他风格的重大转变。

告别帝都之后,李白重又踏上漫游之路。途经洛阳时,认识了比他小十一岁的杜甫。后又与杜甫、高适一起畅游梁、宋一带。

从天宝三载到天宝十四载(755)安史之乱爆发,李白一直处于漂泊之中。这就是史料所说的“十载漫游”,也就是李白自己所说的“一朝去京国,十载客梁园”。梁园即今河南开封。李白在这里最后一次结了婚,其夫人宗氏是武后朝的宰相宗楚客的孙女。李白的子女仍居东鲁。李白以这两地为依托,但都没有久住,他往南到过吴越,往北去过幽州,有不少地方,如金陵等地,则是旧地重游。他的漫游,一是求仙访道,一是寄情山水,此外也是寻求为国效力的机会。

与第一次漫游相比,李白这一时期的出世思想重了许多。他在离开京城的那一年,就在齐州(今山东济南)入了道籍,还炼丹烧药。但神仙不能解决他的问题,回东鲁旧居后不久,他大病了一场,当是身心交瘁所致。道教对他而言,更多的是失意之中的精神寄托。在他心里,隐与仕的矛盾时常交织着。

这一时期的李白,生活是窘困的,“归来无产业,生事如飘蓬”;心情也很悲愤,“摧残槛中虎,羁拽鞯上鹰”,但始终没有丧失他的乐观和自信,也没有放弃他的政治理想,他相信自己“才力犹可倚,不惭世上英”。他渴望有朝一日能够重新得到朝廷的任用。

在漫游当中,李白对社会现实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他对权奸擅权、朝政昏庸、国是日非深感忧虑和不安。表现在诗中,他已从基于一己的朦胧的焦躁不平,开始进入家国之忧的更开阔也较为沉厚的思索。

天宝十三载(754),李白在扬州与魏万(后来改名魏颢)相识。为了寻访李白,魏曾追寻数千里。李白似乎很欣赏他,将诗文交给魏万,请他日后编集作序。魏万考中进士后,将李白的诗文编成《李翰林集》,并撰写了序言。可惜这个集子如今已不存,留下来的只有魏万的那篇序言。

天宝十四载(755)十一月,安史之乱爆发,战火迅速蔓延及河北、河南。李白携宗氏夫人出逃南奔,开始往越中避难,不久即隐居于庐山。李白一路写了许多诗篇,表达了对乱军的痛恨,对国家和人民命运的担忧。

天宝十五载(756),玄宗奔蜀。太子李亨于七月在灵武即帝位,是为肃宗,改年号为至德。同年,唐肃宗的弟弟永王李璘以抗敌为号召,率军沿江东下,途经九江时,永王派人三次上山请李白入幕。李白出于报国立功的愿望,想趁机实现平生大志,于是应邀,谁知不幸从此随之而来。永王与肃宗发生矛盾,不久演变成为内战,永王兵败被杀。李白也因此获罪,被捕入狱。时为至德二年,李白在幕中不过一月有余。

在狱中,李白多次写信辩白,夫人宗氏也为他多方奔走,总算暂时获释。但不久,李白以“从璘附逆”罪再度入狱,被判流放夜郎(今贵州桐梓)。

至德二年(757)十二月,李白从浔阳出发,沿长江而上。这时他已经是五十八岁的老人了,报国无门,反而获罪,心情之悲苦可想而知。李白在途中苦熬了约一年,于肃宗乾元二年(759)春,行至四川奉节,朝廷因天旱而大赦天下,李白怀着“旷如鸟出笼”的喜悦,迫不及待地乘船东下。

李白东归后,来往于宣城、金陵等地之间。这时他虽预感到政治理想不可能实现了,但仍密切地关注着时局的发展。上元二年(761)秋,大将李光弼率兵出征东南,李白当时正在金陵,准备参军平叛。这时他已经六十一岁了。终因年老多病,不得不半途折回。诗人沉痛地慨叹道:“天夺壮士心,长吁别吴京。”

宝应元年(762),李白到安徽投靠当涂县令李阳冰。同年十一月,诗人在贫病交加中悲愤地与世长辞,享年六十二岁。死前有绝命诗《临路歌》一首,自比大鹏凌空,中天摧折,但仍相信他激起的余风足以流传万世。李白临终前托付李阳冰将其诗文整理编集并作序。

也就是这一年,玄宗、肃宗相继死去,新登基的代宗下诏任命李白为左拾遗。然而此时李白已不在人世。除“李翰林”外,李白因此还有一个别称“李拾遗”。

李白一生的最后几年,穷愁潦倒,生活十分凄凉。因从政而遭流放,是他一生中遭受的最惨痛的打击,也是他最痛苦的一个时期。他自己曾在流放途中说:“平生不下泪,于此泣无穷。”然而切莫以为诗人的晚境只是愁苦潦倒,至少他意气并未随不幸而衰竭。这一时期,是他五言大篇,尤其是“选体”五言创作最丰的时期。不仅篇制宏大,而且融入了他七古长篇的气势,或张扬军威,或鸣冤呼屈,或请命自述,或纪行感怀,都似挟雷霆,似裹风雨,成为诗歌史上的一种奇观。这一时期,他的七绝更进入了炉火纯青的化境。俊爽奇逸一如其前,同时寓精严于自在,信手拈来,功力尤深。

李白卒后,初葬龙山。元和十二年(817),也就是李白去世五十五年后,他好朋友范伦的儿子范传正来到宣州,寻访李白的后裔。李白的两个女儿告诉范传正,李白生前最喜爱谢朓常去的谢家青山,她们希望能把墓迁到那里去。范传正满足了李白生前的心愿,将墓由龙山东麓迁至青山之阳。龙山、青山都在淮南,具体为何处,现在仍有争议。范传正撰写了一篇《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》的铭文,随后他又重新收集李白遗稿,编成文集。遗憾的是,他编的文集以及魏万编的《李翰林集》、李阳冰编的《草堂集》都没能流传至今。

李白的诗文现存者有诗九百多首,文六十余篇。李白的诗歌是盛唐气象的典型代表。诗人终其一生,都在以天真的赤子之心讴歌理想的人生,无论何时何地,总以满腔热情去拥抱整个世界,追求充分地行事、立功和享受,对一切美的事物都有敏锐的感受,把握现实而又不满足于现实,投入生活的急流而又超越苦难的忧患,在高扬亢奋的精神状态中去实现自身的价值。如果说,理想色彩是盛唐一代诗风的主要特征,那么,李白是以更富于展望的理想歌唱走在了时代的前沿。

李白的诗歌充满热烈的人生之恋,他的诗往往于旷放中洋溢着童真般的情趣。李白对大自然有着强烈的感受力,他善于把自己的个性融化到自然景物中去,使他笔下的山水丘壑也无不具有理想化的色彩。

明代的王世贞在《艺苑卮言》中说李白的诗歌“以气为主,以自然为宗”。的确,在创作的过程中,诗人的感情往往如喷涌而出的洪流,不可遏止地滔滔奔泻,其间裹挟着强大的力量。因此,在诗体的选择上,他较少运用多有限制的律诗,而偏爱便于纵横驰骋、随意抒写的以乐府体为主的澳门威斯尼斯人8888,尤其是七言歌行。而且,这一类诗体在李白那里,比前人更为放纵自由。李白诗歌的语言风格,用他自己的诗句来说,是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。

李白是盛世的歌手。他的诗歌以蓬勃的浪漫气质表现出无限生机,成为盛唐之音的杰出代表,从而出色地完成了初唐以来诗歌革新的历史使命。李白和杜甫,把中国诗歌艺术推向顶峰,给后世留下了宝贵的遗产。正如韩愈所说: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万丈长。”

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-原文句解诗意赏析-李白诗词

文章标题: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-原文句解诗意赏析-李白诗词

链接地址:https://www.jfskuhj.cn/shangxi/18662.html

上一篇: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-原文句解诗意赏析-李白诗词

下一篇:独坐敬亭山-原文句解诗意赏析-李白诗词